亚洲城娱乐

      <kbd id='trytrdfg'></kbd><address id='trytrdfg'><style id='trytrdfg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trytrdfg'></button>

          網站首頁 · 正文

          [空軍報]心系家國寫忠誠——記中國工程院院士、空軍軍醫大學藥物化學教研室教授張生勇

          2019年07月11日 08:30 作者:张晓亮 发布单位: 发布范围:公开 阅读:

          “1939年11月,我出生在渭河岸邊一個普通農民家庭,那是一個動蕩的年代,讓我自幼就深刻體會到科技對一個國家的強盛、一個民族的興盛是多麽的重要。一個人,也只有將個人命運融入國家命運,才能實現壯麗無悔的人生。”這是中國工程院院士、空軍軍醫大學藥物化學教研室教授、博士生導師張生勇的人生感悟。

          1979年6月,時任複旦大學化學系講師的張生勇順利通過國家考試後,前往法國巴黎南大學,師從世界著名化學家、手性催化技術開拓者H·B·Kagan教授。作爲改革開放後首批公派留學生,張生勇始終心系祖國,因爲他知道,還未富裕起來的國家每年都要爲他們每人預算一萬美元的助學經費,只有學成歸國投身社會主義建設,才能不辜負國家、人民的期盼和付出。爲此,他如饑似渴地學習專業知識,不分晝夜地在實驗室鑽研,順利取得博士學位。1982年,張生勇謝絕導師的一再挽留,毅然回國。他說:“祖國培養了我,那裏是我的家、有我的根,那裏更需要我。”

          回國後,張生勇把全部心思放在了學科發展和科學研究上。剛到軍醫大學時,教研室缺老師、少資金,就連最基本的實驗設備都沒有,他克服困難、想方設法和同事們一邊完成教學任務,一邊著手搞起科研。當時,手性合成技術在國際上是一個新的研究領域,國內很少有人了解它,其研究前景也是個未知數。但張生勇堅信,作爲化學領域裏剛嶄露頭角的新興學科,只要堅持下去,就一定能有所收獲。

          就像人的左右手,互爲實物與鏡像,二者相似但卻不能重合,科學上將這種現象形象地稱爲手性,具有手性的藥物分子被稱爲手性藥物。上世紀60年代,在歐洲一種深受孕婦歡迎的止吐新藥“反應停”,在上市不到三年的時間裏造成了上萬例海豹畸形胎兒,波及40多個國家,成爲世界醫學史上一大悲劇。後來研究發現,“反應停”是一種手性藥物,其右旋體是很好的鎮靜劑,而左旋體則有強烈的致畸作用。怎樣用手性技術爲社會發展和國人健康造福,成爲張生勇最大的心願。

          曆時30余年,曆經無數個不眠之夜,數百次精心試驗,張生勇建立了兩種合成手性膦配體的新方法,爲將手性催化技術用于工業生産奠定了基礎。一位諾貝爾化學獎獲得者曾兩次引用張生勇的方法,並評價“張提供了一種從環氧化合物制備手性膦配體的新方法”。在隨後的研究中,張生勇帶領的課題組不斷突破,在手性催化劑的設計、合成及不對稱催化反應的研究領域取得了一系列國內領先、國際先進的創新性成果。

          數十年如一日,張生勇不僅在科研創新的道路上執著堅守,在教學和人才培養上,他也是勤勤懇懇耕耘,嘔心瀝血奉獻。1999年,教育部面向全國高校征集國家“十五”規劃教材,張生勇承擔醫學院校《有機化學》的編寫任務。爲了書稿早日出版,他白天爲學生上課,指導研究生做實驗,晚上查閱資料、伏案撰寫書稿,有時甚至徹夜不眠,憑著頑強的毅力和吃苦的精神,一本60多萬字的書稿高質量完成。

          個性含蓄內斂的張生勇,始終淡泊名利。直到學校新住宅樓建成,他20多年來未換過房子;老伴隨軍幾十年來一直沒有工作,女兒有一段時間因工作變動也待崗在家,他從不向組織開口;就連在北京評選院士期間,他也一直乘坐地鐵出行。每次去外地參加會議,張生勇一個人拎個包就出發了,當學生擔心他的身體,主動要求陪同時,他卻說:“我身體還行,你們把陪我的時間省下來用在實驗和課題上才更有意義。”樸實的話語,感動著每一個年輕人。

          對待學生,張生勇像慈父一般關心呵護。有些化學試劑易揮發、毒性強,實驗前,他戴著厚厚的手套,親自從玻璃器皿中取出,盡量讓年輕人少接觸。科研成果申報時,他總是更多地爲他人考慮。單位誰遇到困難,他想方設法給予最大的幫助。75歲高齡時,他還堅持在三尺講台上爲本科生授課……正是這種對事業的無比熱愛和對他人的無私關愛,讓張生勇贏得了同行和學生的尊敬。

          2009年,張生勇以在專業領域的突出成績和貢獻,光榮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,同事和學生紛紛向他表示祝賀,他卻以一顆平淡的心對待:“我就像渭河裏的一滴水,普通而又平凡。國家、軍隊給了我莫大的榮譽,能當選院士,對我個人來說,更是責任與壓力,在晚年有限的時間內,我必須爲國家爲社會多做點事。”在軍醫大學官兵們眼裏,他普通又不普通,平凡又不平凡,因爲在這位慈祥長者身上,讓人感受到一種精神和境界,這精神催人奮進,這境界勵人前行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來源:空軍報7月10日2版頭條